91香蕉直播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暴雨天雨雾滇池上弥漫,湖面上并无任何行船只剩风雨和滔天巨浪。木青冥带着弟子在湖面上如履平地,不惧风浪平稳行走,来到了湖中最狭窄的地方海眼前,服用了丹药后潜入水中,来到了湖底见到了传说中的滇池海眼。果然海眼乃是一处龙穴,满溢着灵气和龙气之地。但其中也充斥着浓郁的鬼气,而刺骨阴寒。引出来皎云嗅出,这龙穴之中的腥味来自于某种鱼类。还未反应过来,一头体形庞大的鲶鱼从深处猛然冲出,一口将最前面的木青冥吞下,惊呆了皎云和啊弘这两个师兄妹。

风雨依旧,天地间水气和寒意随风飘摇。城中好多地方积水都已经淹过了脚踝,尤其是城中低洼的地方,积水都能漫到小腿肚了。

而沙腊巷中虽有积水,却连脚踝都不能没到,是托了锁龙人们,暗中埋下避水珠的福。

木家小院里的墨寒,听着屋檐滴水声,好不容易把才洗好热水澡的寒泉,哄了睡着后缓缓起身。大着的肚子坠得她久坐久站都不是,锁龙人的岣嵝神通并不能为墨寒解决头昏嗜睡的烦恼。

看着熟睡中含着大拇指,发出梦呓的寒泉,墨寒眯眼抬手起来,捂嘴打了个哈欠后,忽然看到她手腕上带着的翠玉手镯,不知何时成了一片清淡秀美的浅紫。

墨寒一惊,揉了揉眼再继而细看手镯,那阴天黯淡的日光下,手镯上还是一片由内到外的紫色。

这看得墨寒一阵诧愕,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她婆婆送她的,自从木罗氏给她戴上的那一刻起,都没有变成过紫色。今日为何如此,墨寒也不晓得。

从愣神中反应过来的她,走到了正屋门前,对着西屋二楼喊道:“妙雨妙乐,你们快来看看,我的手镯怎么就变色了?”

滇池海眼中,跟在木青冥身后的啊弘与皎云左顾右盼,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海眼这个岩洞像是一个倒过来的斗一样,一开始狭窄得很,但越是往深处去,越是宽阔。起初皎云和啊弘只能并肩而行,游弋了片刻后,海眼岩洞越来越宽后,再来个人都能并肩而行了。

而四周的岩壁也不再单调又光滑的岩石。一些奇奇怪怪的水草,有条状的,有毛茸茸的球状的,还有不少叶型呈现分岔鹿角状的水草横生在岩壁上,随波摇曳。

清纯大长腿少女午后可人私房照

黑暗中一片绿茵。

若是能见到阳光,这海眼之中必然会更美。

“这洞里的腥味好重。”时不时的,皎云又重复着这句话而环顾四周。海水里的腥味好似是在无处不在,就徘徊在这处海眼岩洞中久久不散。

“血腥味儿吗?”啊弘问着此话,嘴里吐出的几个泡泡后动了动鼻子,嗅了嗅四周湖水却是什么都没有嗅到。

除了湖水的潮湿和四周岩壁上,水草中淡淡的,若有似无的青草芳香外,啊弘确实什么也嗅不到腥味儿。

啊弘皱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丝的疑惑。

“不是血腥味儿,是鱼腥味儿。”皎云稍加思索后答到。她嗅到了这海眼里的湖水中的腥味,就想要渔民鱼篓里的那种味道。潮湿中当着鱼儿身上粘液的腥臭味。

可是这海眼之中除了岩壁水草和湖水外,并未见到任何的鱼虾生物。连一点水下的微生物,都看不到。

这湖底的海眼就好像是一处毫无生命的死地,在这湖底沉寂了数千年。

而且越往深处去,这腥味儿越来越浓郁。而洞中的鬼气也越来越是浓,四周的湖水冰得刺骨,让啊弘和皎云虽然有真炁护体,但他们的真炁并不强,而每一处被湖水浸泡的肌肤都有着有如针扎的感觉。

又疼又有点麻麻的。

这种感觉让他们都倍感难受;好在还有真炁护体,他们的四肢还未麻木到动弹不得,还能继续跟着木青冥往前游去。只是太冷,啊弘和皎云慢慢的与木青冥拉开了距离。

又向前游了片刻后,木青冥忽然感觉到身前涌来了一股强劲有力的暗流,朝他迎面扑来。

身后的皎云说了一句:“师兄,四周的腥味儿又重了。”。

最后那一个了字才吐出口,暗涌而来的暗流已带着千斤之力扑到了木青冥身上。猝不及防下,脸部先被暗流猛撞的木青冥,顿时五官痛感忽生,微微扭曲起来。

只见得他身子微微蜷缩实际,被暗流中强劲的力道推得在岩洞水中一阵骨碌碌的向后翻转,整个人在水中快速的后翻几圈,险些撞上了身后的弟子。

毕竟有真炁护体,暗流带起的力道虽然千斤之重,却也只是把木青冥推的向后翻滚了几圈,并未使他受伤。

而他身后的啊弘毕竟入门早,之前又在华夏大地上游历了几年,见过些大风大浪练就了不错的敏捷反应。当下见木青冥翻转后退,一手拉住了身边的师妹定住身形,另一手朝着身前伸去,竖起的手掌对准了木青冥的后背。

翻滚了数圈就停下的木青冥,在停下的那一瞬间,后背距离啊弘的掌心不过一分。而眼疾手快的啊弘已运炁聚于掌心,聚炁化形后在手掌上凝聚起了一道直径三尺,金光四射的圆盘。盘子正中处,有青芒构成的线条,渐渐汇聚起来,勾勒出一直昂首张口,獠牙毕露的恶狡图案。

这是锁龙人的化形炁盾,一种防守的奇术。啊弘是从妙雨那里学来的,如今已是熟能生巧。情急之下使出此术,一来可以保护他和皎云,二来可以让木青冥停下后翻,一举两得。

还没等啊弘松一口气,透过炁盾上金光,就看到木青冥身前不远处的黑暗中,有两点殷红光芒闪烁,朝着他们疾奔而来,速度之快,如同离弦之箭一般。

啊弘还没来得及细看那两点灯笼大小的红芒,倒底是何物时,木青冥已喊着:“保护你师妹。”的同时,双手向后一甩,袖中忽生劲风推起一股股暗流,把啊弘和皎云在猝不及防之下,推出了半丈去。

就在啊弘停下来时,他终于看清了那两点红芒,原来是一只奇怪的大鱼双眼。这条与木青冥相距不过咫尺的大鱼身长一丈左右,周身无鳞而表面多黏液,扁扁的头上长着阔口,长大的嘴就像是一个大洞,黑漆漆的只能看清楚嘴里尖锐的獠牙。且上下颌各有四根胡须,尖锐恰似利箭,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鲶鱼?”啊弘见状,惊得瞪眼张唇之际眼中布满不可思议之色。

这东西,昆明本地人也会吃的,而盘龙江和正义坊附近的小绿水河里也有不少。但那些鲶鱼的体积,最多巴掌大小,再大一点的有根筷子长短。

而现如今,在啊弘眼前的这条鲶鱼居然体长一丈。浑身乌黑发光的鲶鱼,与一膘肥体壮的头猪一样,也是丰满体肥。

这事情要传出去了,说给谁听谁都不信,滇池中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鲶鱼。且这条鲶鱼的嘴里还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獠牙,一根根些小但却尖锐,有如钢刀柄柄,横亘在这条鲶鱼的嘴中。

还未等啊弘完从慌神中反应过来,鲶鱼已扭动着它巨大的身躯,卷起了道道暗流,快速游弋到了木青冥身前,张嘴就咬。

那凶猛的架势再加上它那双在黑暗中闪烁着嗜血凶光的双眼,确实吓人,惊得皎云一声惊叫脱口而出。

若不是有碧水丹的神奇功效,此时皎云必然要被满溢四周的湖水呛到。

与此同时,鲶鱼二话不说张口就咬,转眼之间就把木青冥含在了嘴里。情急之下,木青冥双手托住它的上颌,整个人蹲在了鲶鱼嘴里使劲托举,阻挡着鲶鱼的咀嚼之际,转头对皎云和啊弘道:“先后撤。”。

没想到,他这句话才说完,鲶鱼见合不上嘴,索性长大它阔口猛然吸了一大口气。

强劲有力的吸力,在鲶鱼腥臭的嘴里忽生,熏得木青冥一阵恶心之时,整个人向着鲶鱼嘴里深处慢慢滑去。

须臾之间,那鲶鱼吸气的强大吸力让啊弘和皎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父,是如何被一头深水大鱼,在短短的几息时间内,就被吸入口中腹内的。

鲶鱼生吞了木青冥的景象,看得啊弘和皎云目瞪口呆。直到那鲶鱼合上了嘴,他们都还未完反应过来。

“师父,师父就就这样被吃了?”皎云呆呆的转头过来,眼中迸射出的惊讶目光落在了师兄啊弘的脸上,愣愣问到:“师父就这样被吃了?”。

啊弘也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被皎云问的又是一怔,才急速摇头着否定道:“不可能,不可能。”。

他认识的木青冥无所不能,上天入地降妖除魔样样精通。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被一头畜生给生吞了呢?

啊弘才这么说着,不远处的鲶鱼就用殷红的双眼,打量着他和师妹皎云。四目相对下,皎云这个女娃看得心头一凛,鲶鱼眼中的凶光让她触目惊心,面色瞬间苍白之际,窒息感随之涌起,不由得伸手抓住啊弘的胳膊。

恐惧之下,皎云不禁五指发力,用力极大大,纵然是隔着衣服,她修长手指上修剪得光滑的指甲,还是一下子就陷入了啊弘的肉里。

啊弘吃疼,倒吸一口冷气之际缓过神来。也不知道他哪里忽然来的勇气,竟然一时间没了畏惧,对师妹皎云道:“师妹别怕,我们暂且别动,以免惊了这畜生。若是他猛然攻来,师妹你就先逃,师兄保护你的。”。

说话间,啊弘一直用警惕的目光,紧盯着身前不远处,同样是打量着他们师兄们的那条大鲶鱼。

“嗯。”吓得有些呆愣的皎云,不知所措下缓缓点了点头,随之又问到:“那师父呢?”。

“师父一身修为登峰造极,这畜生奈何不了他的。”啊弘悄声快语到,实则不仅仅是安慰皎云,更是安慰他自己。

木青冥是否就此殒命?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