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黄油

永清和周好的亲事就是他们两家自己在谈,林家人在一旁陪着,时不时的说笑两句,活跃一下气氛,很快也就熟络起来了。

两家人把什么都摆在明面儿上说,聘礼多少也已经谈好,请媒婆上门提亲的日子也定了下来。

这一趟回去,可就该春耕了,春耕是一年中的大事,可不能耽误了的,怎么也要等到农忙之后才有空去把聘礼给操持出来,然后还要请人送过来,正式提亲下聘。

算着日子,怎么也要到五六月了,至于婚期,那还得合了两个人的八字,仔细算个日子出来,初步定在了明年下半年。

这样一来,周好年岁也差不多了,也有时间好好准备。

双方都是好说话的,也没有藏着什么私心,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事儿倒是好谈。

永清和周好一直在边上陪着,一句话都没说,但可仔细的听着呢,这会儿心里高兴得冒泡了,真好啊,就这样把他们的亲事定了下来,实在是太顺利了。

事情定好,大家都很高兴,说说笑笑的,正远在一旁说了一句,“爹,您也说一句啊,咱们这一趟可不是陪着永清哥来说亲事的。”

一听这话,思其笑了起来,“正远,你还是这么个性子啊,你就不怕把周兴她爹娘给吓着,不把闺女嫁给你了?”

正远拱了拱手,回道,“我就怕我爹娘不开口,耽误了我的事。”

王天来瞪了他一眼,这孩子,在家这样也就算了,这会儿也这么不知轻重,这一趟过来当然是要提他的亲事,可这刚刚才说定了永清和周好的亲事,总不能这会儿就开口吧?他真是一会儿也等不了。

他既然都提起了,也就不好再回避,要不然周兴她爹娘还真以为他们王家不太愿意呢。

国术服的鱼骨辫三无妹子

王天来这就开口了,笑着说道,“周兴年纪还小,按理来说不该这么早说亲,实在是唐突了,这一趟永清过来议亲,我们也就跟着过来了,把我家这混小子给带上,让您二位好好看看,真要是看不上,我就带回去好好调教,肯定得让他合了您二位的心意。”

周祥夫妻俩都是比较老实的性格,所以他们也喜欢沉稳一点的孩子,刚刚正远就那么开口了,他们夫妻二人还真是有些不高兴。

这孩子真是没轻没重的,本来都想着这一趟过来要赶这么远的路,干脆就把两个孩子的亲事给定下,大不了过几年成亲,可就在刚刚,夫妻二人都开始后悔了。

要就这么轻易的同意把周兴嫁给他,以后闺女过得不好怎么办?

再说了,也许都等不到以后,过几年成亲,没准儿到了成亲的时候就已经变了样了呢?

到了那时候,已经定过了亲,就算是退了亲事,周兴也说不到多好的人家了。

他们是周兴的爹娘,可不能把孩子给害了,这事儿还是等等再说。

好在是没说过这个事儿,要不然还真是不好反悔了,想来王家肯定也没这样的打算。

思其一直在旁边看着呢,这会儿见周祥和孙氏脸色不太好看,大致也能明白他们两个在想什么。

在一旁打了个圆场,笑呵呵的说道,“正远还是这性子,从小就是这样,正远啊,你就这么着急忙慌的想要娶周兴,不得先让她爹娘喜欢你?”

这话也算是提醒正远,让他注意一些,到底还是小孩子,性子直接其实是个好事儿,但在这样的大事面前,不太懂规矩就不太好了。

周兴她爹娘可是第一回见他,第一印象就这样,以后再好心里难免会有个疙瘩,这孩子啊,真是太傻了。

正远说话是直接了些,可他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人,思其这么一说,虽说提点都不太明显,但他也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立马就开始哄着周兴她爹娘了。

他胆子比永清大很多,虽说是才见面,但是豁得出去,什么都敢说,没一会儿又让周兴她爹娘都笑了起来。

王天来夫妻二人也松了口气,这孩子啊,差点儿让他自己把这亲事给搅和黄了。

周祥和孙氏笑了起来,对正远的印象又稍微好了一点,心里想着,估计就是这样的性子,人肯定还是不错的。

两家人坐在一块儿,好好的商量了,双方都没有什么意见,但周兴她爹娘就算是对正远稍微有所改观,也没有说出让他们直接把亲事定下的事,只说要等周兴满了十五岁才会定亲。

正远家离也答应了下来,聘礼大致商量了一下,这还有好长时间呢,回家也可以慢慢准备着。

周兴她爹娘点了头,正远就已经很高兴了,王天来夫妻二人也放了心,周兴也是个好姑娘,要是自己的混球儿子能讨个这么好的媳妇,那是他的福气。

来的路上他们也一样,就担心周兴她爹娘不愿意这会儿虽然还没定亲,可口头上是答应下来了,对方也不是那种容易出尔反尔的人,只要他们家这混小子好好的,想来这亲事不会出错。

正远并不知道之前周兴她爹娘是打算让他们定亲的,所以这会儿就已经很高兴了,要是知道因为他的莽撞,让本来可以成的事儿打了水漂,他估计得去撞墙。

王家人大老远的过来,自然是住在林家,山上地方虽大,可人也多,不太好住,林家空房不少,家里的亲戚也都走了,这两家随随便便就能住下,大老远的过来,还能不留他们待两天了?

晚上周家人也没回去,直接就在林家吃了,这么多人,吃火锅最是方便,正月里家里的肉和菜都不少,今日也是个好日子,吴氏就让天阔回去把他们一家也都给请过来了。

吴氏上了年纪,越发的喜欢热闹,家里人多才好呢,和顾家关系亲近,时不时的就要聚一聚。

过些日子天阔和思其又要出去了,趁着他们在家,多团聚几次,走了之后也就不会那么想了,要不然可真是心里没着没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