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视频app官方下载安装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长生道的监视者进入酒楼,很快就被木青冥发现。木青冥不但没有打草惊蛇,而且和赵良给对方抛了一个***。待到监视者离开之后,确定环境安的木青冥,才说出了他真正的目的。原来他请赵良喝酒吃饭,只是为了知道,赵良上司设置的,鲜为人知的密牢何在?木青冥要进入其中,探望密牢关押的犯人。引出来在木青冥的软磨硬泡之下,赵良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把密牢的位置告诉了木青冥。至于木青冥和赵良一起抛给了监视者的假消息,也在当天夜里,就传到了西山之上。

酒楼外的街道上,雨后晴天下熙熙攘攘,一片热闹。微风拂过与街道截然相反,很是清静的雅间,窗外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让雅间明亮。

菜肴中升起的热气,带着菜香味,在雅间中四处飘散。

这能让人闻之食指大动的菜香,赵良闻了却没有胃口。

赵良已经有好久没有见木青冥了,今天一见木青冥,对方就给了他赵良一个惊喜;不对,对于赵良来说,木青冥说出来的那些话,其实是惊吓。

就算是在明媚阳光下,也把赵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微风再一吹,赵良一瞬间汗毛倒竖后脊不禁生凉。

好在也有不知所措许久的赵良,还保持着一丝丝冷静和理智。要是莽撞之人,已经拔枪对木青冥杀人灭口了。

赵良呆坐在椅子上,又暗忖思索了半晌后,开口打破沉默,对木青冥问到:“我可以不问你怎么知道密牢此事的,但是你要见那个人,倒底是要做什么?”。

显然,赵良是不知道木青冥目的的,眼中还是充满了费解和困惑。

当然他也不知道,关押着的犯人就是长生道如今仅存的传功师。他的上司为了保密,是绝不会把这些机密也告诉他们这些看守者的。

至于木青冥,他最近几年跟墨寒学了一点读心,虽然在这方面木青冥是没有天赋的,也只是学了些皮毛,但也足够对付赵良了。四目相对下木青冥读出了赵良惊讶之际,有些诧异,不知道木青冥要见这么一个莫名其妙被关押之人做什么?

木青冥立刻从这些情感波动中得知了赵良并不知道关押之人的身份。于是当机立断,稍稍地改变一下策略。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

木青冥迎上了赵良诧异的目光,不急不缓的说到:“其实你也是知的道,我来春城就是铲除长生道的。我所做的一切,当然也是为了此事。”。

木青冥说到此,趁着顿声之际,顿起自己的酒碗,喝了一口酒水,润了润喉,才有张嘴说到:“我要见这个人,是因为这个人和长生道有些关系,也是为了铲除长生道的计划一部分。你也有铲除这个危害一方邪教的目标,我们的目标一致,你理应帮我。”。

这一些话,木青冥都说得很轻。加上窗外的热闹和嘈杂声,也只有近在咫尺的赵良,听清了他说什么。

不过木青冥也是说一半留一半,犯人的身份他就没说。倒不是信不过赵良,只是木青冥和赵良想的一样,知道越多越危险,所以切勿把好朋友拉进来的好。

既然赵良对犯人‘无知’,还是继续让他无知下去的好。

但也一语中的,让赵良绝对无法拒绝。

听清楚了木青冥话的赵良,再次愣住。窗外的吵闹声,赵良却不禁充耳不闻,似乎一瞬之间世界陷入了静滞之中。

并不知道关押犯人身世的赵良,陷入没法把长生道和这个秘密关押的犯人,联系在一起。

在此之前,虽然赵良他没有对自己的上司多问过此犯人的一切,可私下也没少自己暗自猜测这人身份。甚至猜想,此人是不是和他的上司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要不,就是他的上司要夺他**,从而把这人关起来。

就这样,赵良思前想后也都觉得自己想的离谱了,没想到木青冥给他的答案,更是离谱。

百思不得其解的赵良,不由得小声嘀咕起来:“我见过那个人一两面,此人骨瘦如柴,手无缚鸡之力,而且没有气质,一看就是个平平凡凡的那种小老百姓。这种人,身上也没有邪人特质,怎么会和长生道有关系呢?”。

“具体的我不多说了,但这人还真的和铲除长生道是有些关系的。”吃了两口菜的木青冥,又喝了一小口酒后,又轻声的补充说到:“这个人,是能否把长生道连根拔起,完铲除的关键之一。”。

话说到这个份上,木青冥索性趁热打铁,在顿了顿声后,在赵良眼中诧异化为好奇之时,木青冥又对他小声说到:“你要是害怕泄密,从而导致你上司杀人灭口了。也不必亲自带我去,你就告诉我密牢的地址,我悄悄地潜入进去。保证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开所有守卫,悄无声息的见到此人。”。

“那个犯人要是见了你之后,会怎么样?”赵良耐心听完木青冥的建议后,若有所思的问到。

赵良的两道浓浓黑眉,微微皱了起来。同时拿起筷子,也夹了一块肉,放到自己嘴里,细嚼慢咽起来。

赵良知道密牢守卫,基本都在外围,上司不让任何人接触囚犯。除了送吃的,倒囚犯的屎尿外,守卫也不会靠近牢房。

而且牢中之人比较怪,另可自己嘀咕什么,也不愿意和他人说话。

木青冥又一身神通,确实能轻而易举,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其中。有如一阵风一样,避开所有守卫,在密牢内来去自如。

只是这木青冥对邪人疾恶如仇,赵良也是知道的。

赵良眉宇间泛起了担忧之色,慢慢地蔓延到两眼之中去。他担心木青冥把此人给悄无声息的杀了,那和上司就没法交代了。

“不会如何。”木青冥缓缓摇头一下,给赵良斩钉截铁的保证道:“他会好好活在你们的牢里,我问到我想知道的事情,自然就会离开,也不会惊动任何守卫的。我也绝对不会,碰他一个汗毛。他的生死,还是由你们自己来决定。”。

赵良相信了木青冥的话,毕竟他知道木青冥不会在这些严肃的事情上,信口开河。至少跟他这个朋友是不会的。

前思后想良久,赵良觉得,只要犯人活得好好的,看守密牢的守卫也没有发现木青冥进入密牢,那他泄密密牢位置之事,自然不会被第三个人知道。

关键是这样也能铲除长生道,那将是一举两得;在这些事情上,赵良对木青冥深信不疑。

也正如木青冥所说,他们两人目标一致。所以赵良当下决定,帮木青冥这个忙。

不过保险起见,赵良还是先默不作声的起身把窗户关上,又走到门边,开门探头,左右张望一番后,确认了四周安,才关门走回了雅间之中。

坐下来的赵良,又是压低声音,对木青冥问到:“你应该是知道北门街的吧?”。

木青冥点了点头,算是作答。

他当然知道北门街,离他上工的地方也不远的。而且那地方,只要是白天也很热闹。毕竟靠近出城的北门,又背靠圆通山,多有达官贵人住在那地方,也算得上是城中很有人气的地方了。

“北门街上有个小院,院门朝着临街小巷里面开。整个巷子不长,也只有这个小院。大门门头上的飞檐翘角上,有两只望天石狮子,只有拳头大小;小院离总督公馆也不过百步之遥。”见他木青冥点头之后,赵良用只有木青冥能听清楚的轻声,继续缓缓说到:“小院的东屋下正中处那块地砖的左边的地砖,是活动的。打开地砖就能见到地道,顺着地道下去,过三道多把大锁的铁门,走到最深处,就是密牢了。那地方,已经是圆通山的山下了。”。

赵良尽量说的详细一些,不过是要给木青冥,能多有一些准备,不至于露馅儿,也不至于惊动守卫。

木青冥暗暗记下,却也心中暗暗感叹:好一个闹中取静;原来密牢一直近在咫尺,我们却找遍了城内外,也没有想到,这密牢就在闹市之中……

太阳渐渐地缓缓西移,慢慢地沉了下去;夜幕在不久之后降临天地之间。

昏暗过后的黑夜,万籁俱寂。

雨天过后的苍穹,又是群星璀璨。

西山之上,亦是万籁俱寂,一片宁静。连山风也变得轻柔,而又不频繁了。已经不能放眼望去尽是一片青绿,黑夜之中,只能依稀看到一个山脉的轮廓。

山中土地还有些潮湿,几天连续的暴雨让山中土石吸足了雨水,至今还是一片潮湿。

这也让长生道的据点里,还有些地方依旧是在缓慢的滴水。

啪嗒啪嗒声响,总是在不经意间打破久久的宁静,在暗道里悠悠回响。

好在这据点修建是花费了不少功夫的,都设计了下水道,滴水也不至于积水,只是稍微有些潮湿阴冷罢了。

但是这种环境,却又对长生道的邪术修行,非常有利。

据点里还是除了必要的岗哨外,其他的教徒吃过晚饭,就都回去各自的石室中,修行去了。

大战在即,长生道上下也不打算束手就擒,更不愿意坐以待毙。该准备的,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而出入口处的站岗弟子,在天黑后不久,就忽然见到一只鹞子从山下飞上来,落在了出入口外面的嶙峋怪石上。

鹞子的腿上挂着一指来长的修长竹筒,口子被用蜡给封住。

守门教徒见了鹞子腿上的竹筒,立刻知道这是教中负责传信的鹞子,赶忙抓住这个鹞子,取了竹筒后将其放飞。

竹筒并未开封,就这样原封不动的,快速送进了刘洋的石室之中,摆到了刘洋身前的石桌上去了。

送信的教徒很快又退了出去,厚重的石门在一阵强劲有力的阴风之中,缓缓关上。

石案上不过豆大的烛火,足以照亮就静静地躺在石案上的竹筒。

刘洋也借着烛火,看清楚了竹筒上,正中处用小刀片,雕刻着的粗糙图案。那图案是一只眼睛,单独的一只独眼,横在了竹筒上。

粗糙又简单,图案就是一个椭圆中有一个小圆点而已。

长生道之间的传信,多有标记,各自标记代表着各类的教徒身份。而现在摆在刘洋眼前的这个标记,就是锁龙人们监视者专用的。

这也就代表着,这个竹筒里装着的信件,来自于监视者。

刘洋把竹筒拿起来,紧握在手中,使劲一捏。顿时指间有一缕缕淡淡黑气,徐徐升起,很快就消散无踪。

而刘洋再张开手时,掌心中已没了竹筒,只是多了一些灰烬和一张卷起的纸条。

刘洋拿起纸条,对自己的手中吹了一口气,灰烬在他眼前扬起一道尘埃,离开了他的手掌心。

转眼间尘埃一粒不剩,刘洋的掌心变得干干净净。

而刘洋也展开了纸条,细看了起来。

纸条上的字非常细小,记录着的,也不过今天白天,木青冥和赵良的一部分谈话,正是监视者听到的那部分。

也就是关于寻找飞贼,似乎有什么企图的那部分。

刘洋一看,也是困惑不已。

纸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木青冥的目的就是要找飞贼偷东西,但是要偷的是什么东西,监视者因为保险起见,也不敢逗留。

而且木青冥也没有告诉赵良自己要偷什么,所以监视者在纸条上,也没有写下。但是也提到了,木青冥说要偷的东西,可不是寻常之物。

这点情报,一下子引起了刘洋的好奇。

他又仔仔细细的把手中纸条上的内容,看了几遍,牢记于心后,将纸条揉成一团,暗暗运气。

随后掌心一团青绿火焰腾起,在转眼之间把纸条焚烧殆尽。而刘洋掌心,却是毫发无损。

这个邪人的道行,看来又精进了不少,连控制运气,都能如此炉火纯青了。现在刘洋,和魔气转变后的木青冥,已经不相上下。

刘洋手中火焰熄灭,他也陷入了沉思,脸上因为布满专注而显得有些呆滞。

他在推测和猜想,木青冥倒底要偷什么?

很显然,木青冥不是直接冲着长生道来的。

一来,是刘洋至今认为自己的藏身处非常安,锁龙人们还不知道,他们这些仅存不多的长生道邪人,就藏身在西山之上。

二来,木青冥又没有吃野生菌闹着(云南话,指吃菌中毒神志不清出现幻觉),也没有昏了头,都知道几个飞贼来西山上偷长生道,那肯定是找死。

刘洋这样一想,一番推测后,就更是侧面的印证了,木青冥还不知道他和他的党羽,就藏身在西山上。

这让刘洋更是放心,也壮胆了不少。

再静下心来细细一想,想到木青冥既然直接目标,并不是他和此地据点。

那木青冥又要偷什么呢?

刘洋继续沉下心来,静静地思索着。

木青冥能在密牢见到什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