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为啥被说病毒

“我们要加快速度了。”沉稳青年道。

“朱师兄。”憨厚青年道:“其实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这么紧张。”

“你想说什么,莫师弟?”沉稳青年没好气的道:“是不是觉得我们太过谄媚了,太在意小南王爷了?”

“……是。”莫长宫点点头:“我觉得平常一些便好,我们是高攀,可也没必要如此。”

“有道理。”沉稳青年朱泰和点点头:“这话你可以去跟师父说一声。”

莫长宫顿时挠挠后脑勺,嘿嘿笑两声不再多说。

自己这话又不是没跟师父说,后脑勺顿时挨了师父两巴掌,现在还隐隐作疼呢。

要是再去跟师父说,师父就不仅仅是两巴掌了,非要狠揍自己一顿不可。

朱泰和摇头:“你们也这么觉得吗?”

“这样挺好的。”另一个青年忙道:“我们飞雪宗虽小,但也不能让人家小瞧了,至少要保持干净整洁嘛,破破旧旧的成何体统。”

“就是就是,我们就是赵师姐的脸面,不能给赵师姐丢脸,尤其在小南王爷跟前。”

“这话才对!”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他们纷纷瞪一眼莫长宫。

飞雪宗确实比不得南王府,难道还要破罐子破摔不成?总要表现出一点儿矜持与骄傲。

所以要讲究脸面。

他们纷纷加快速度,终于赶完了,整座小亭焕然一新,让他们大是满意。

“朱师兄,小王爷到了!”远处又飞奔来一个青年。

这青年相貌英俊,满脸涨红,双眼放光,跟朱泰和打过招呼便匆匆继续往上冲。

莫长宫笑道:“刘师弟紧张得不成样子。”

“换成你你不紧张?”朱泰和哼道。

莫长宫道:“小南王爷也是一双眼睛两条腿,有什么可紧张的!”

“我现在倒是挺紧张。”另一个青年笑呵呵的道:“小南王爷啊。”

“想想南王府,想想烛阴司,难道你还不紧张?”朱泰和对莫长宫道。

“没什么大不了!”莫长宫坦然无惧。

朱泰和摇头失笑:“多余跟你说这个,你就是傻大胆,无知者无畏。”

“莫师弟,待你出了宗,闯荡一番武林,就知道紧不紧张了!”

呆在山上不下去,没在武林中行走,很难体会到烛阴司的强大与威势。

别人嘴里以及纸上所说,皆无法给人真实的震撼。

“确实如此。”众人纷纷点头。

他们的心思也都有一个从不服气,不信邪,到受到冲击然后叹服的转变过程。

“来了!”朱泰和忽然沉声道。

众人精神一振,顺势看过去。

一直通往山下树林的石阶上出现了四个人,当头的正是婀娜的赵茹。

旁边是一个挺拔的英俊青年,肌肤如玉,目似星辰,熠熠生辉。

他们顿时知道,这便是小南王爷独孤弦了。

莫长宫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看独孤弦的脸,无奈的摇摇头。

不得不承认,在外貌上自己就差了不少,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呐,有如此显赫身世,还有如此英俊外表,也怪不得师姐难以抗拒呢。

换了自己是师姐,恐怕也无法抗拒这样的男人,人中之龙凤也。

两个少女跟在他们身后,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赵茹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脚步不停,来到莫长宫他们跟前时停住。

“赵师姐。”他们纷纷抱拳行礼。

赵茹近在眼前时,他们都感觉到了变化。

眼前的赵茹更加的光彩照人,容光焕发神采飞扬,更加让人不可抵挡。

“朱师弟,莫师弟,这是独孤弦。”赵茹抿嘴笑道:“他们是我亲近的师弟。”

她目光在莫长宫的额头上转了转,一看到伤痕便想起自己当初气极而动手的情形。

“见过小南王爷。”几人抱拳一礼。

独孤弦抱拳回礼,亲切的笑道:“一家人不必客气,太见外了。”

几人顿时微笑。

莫长宫强忍住紧闭嘴唇,把“谁跟你是一家人了”强行咽下去。

赵茹扫一眼小亭,笑道:“这是特意打扫的?确实卖力气了。”

她看向独孤弦:“为了迎接你,提前大扫除了,这是逢年过节才干的事。”

独孤弦笑道:“真没必要如此的。”

“干都干啦。”赵茹道:“朱师弟,你们辛苦啦。”

独孤弦道:“过几天,随我们去镇南城做客吧,城里有不少好吃好玩的。”

他一下便看得出赵茹对这几个师弟不同,显然是亲近之人,也自然想表示亲近。

“这……?”朱泰和迟疑。

他们一下心动了。

镇南城啊。

那可是武林圣地,南王府所在,更重要的是,镇南城是禁武之地。

再厉害的高手,在镇南城内也得老老实实,不得动手厮杀,否则便要被镇南城的城卫逮住送去劳役。

镇南城之繁华也是天下第一,据说规矩极多,更重要的是公平。

镇南城的规矩没人能破,即使南王府的人,甚至小南王爷都要按照规矩来。

恐怕只有一个人能破镇南城的规矩,那就是南王爷,可南王爷偏偏是个守规矩的人,带头守规矩。

天下第一却不肆意行事,而是自我束缚自我限制,何等的难得。

这种行为让李澄空获得了空前的威望与尊重。

“行啦,发什么愣,想去便去,”赵茹一摆玉手打断他们的遐思:“我会跟师父说。”

“多谢师姐。”众人大喜。

他们都想去镇南城看看,尤其现在,师姐有望成为小南王爷的王妃,他们便是娘家人,去镇南城也底气十足,格外不同。

“走啦。”赵茹迈步走出小亭。

独孤弦对他们抱拳笑笑,随着赵茹继续往石阶上走。

目送他们渐渐远去,直到彻底被树林掩映,无法再看到,众人纷纷收回目光,收回心神。

“这位小南王爷当真不俗。”一个青年弟子感慨道:“毫无傲气。”

“嗯,确实风度极佳。”

“厉害。”

“莫师弟,怎么说?”朱泰和看莫长宫脸色阴晴不定。

莫长宫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道:“我也不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隔肚皮。”

“这话也没错。”朱泰和点点头:“刚见一面,而且小南王爷如此风采,确实得瞪大眼睛,免得师姐被迷了心窍。”

“师姐那人,你们真是想多了!”有一个弟子没好气的道:“我们绑在一块儿也比不上她。”

“可她毕竟是女人,容易感情用事。”莫长宫不服气的道。

“师姐不是一般的女人。”

“反正不能大意。”

“好好,那就好好看吧。”

归档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