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软件免费下载

小秋住的地方自然就是老于新搭的这间木棚,条件甚至比丁蒙的小木屋还差。

不过老于对待邻居依旧热心,盛情的邀请小秋去他家小院坐坐,顺便一起吃顿晚饭,很遗憾小秋并不领情,非常干脆的拒绝了。

但是她并没有拒绝丁蒙递给她的三支营养液,这玩意对于星际难民来说根本无法拒绝。倒也不是说丁蒙发善心了,最近TT12星的天气逐渐变冷,老于作为一介普通人下田劳作十分吃力,这个小秋既然初来乍到,又是一名冰系源能者,能帮帮忙也是好的。

丁蒙的想法没错,从第二天开始,这小秋就扛着铁锹拎着镰刀跟着喜笑颜开的老于去河对面的田野了,当然,这些都是丁蒙在小木屋中用念力视野看到的。

目前他正处于修炼关键期,不能把多余的精力关注在外界的杂事上,第六个原点预计在十天之内就可以完成,只要不被中途打断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

话虽这么说,但事实根本不可能像他在荒芜的穹顶星上那样心无旁骛,从第二天开始他修炼之余也在扫视四周的情况,保持警惕一直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哪怕是身处安的环境中。

念力视野看得最多的自然是老于二人,最初是老于带着小秋在田野中劳动,慢慢的老于可能是体力跟不上了就独自呆在家中休息,剩小秋那瘦小孤独的身影在河边忙碌,忙碌了一天之后估计也是累了,回到木棚中倒头就睡。

这种枯燥的乡间生活就是如此单调,但是这种情况持续到第七天的夜间完变了,丁蒙忽然发现小秋这一夜并未倒头睡下,而是在草席上闭目盘腿,似在进入冥想状态,几乎一夜未眠,而一到清晨她又扛着工具箱出去了。

“有点不对劲啊,丁蒙。”小坏终于开口。

丁蒙目光闪动,他也感觉到了,这个小秋跟普通源能者似乎有所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但是他已经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小秋毕竟是个源能者,加上他自己这地方就有两个源能者了,这边缘星球的偏僻乡下有了两个源能者,估计这地方不会安宁得太久。

直到第十天的深夜丁蒙终于被惊动,因为他又感知到了隔壁那股源能波动,那是小秋身上传来的冰系源能,这股源能对于丁蒙来说还是很弱小,但是对比小秋第七天晚上的冥想,这股波动明显增强了不少。

小坏也罕见的吃惊了:“不是吧,这丫头难道不需要感应舱也可以进行修炼?”

邻居家少女眼大唇薄清新漂亮迷人图片

丁蒙的脸色很凝重:“小坏,除了K病毒外,还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不需要感应舱也能修炼的?”

“有!”小坏肯定的答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的人天赋异禀,从一生下来体质就与常人大为不同,他们直接就可以接触到源能,有的甚至可以精确定位原点,可是这种人是万中无一的,甚至是几百万上千万几亿人中都出不了一个,就我目前所知道的,也就丁蒙你是唯一一个,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秘法宝典能够做到,而那些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丁蒙道:“但你看这小秋算不算是其中一个?”

小坏道:“目前还是看不出来,但她确实有些古怪。”

何止是古怪,接下来的三天如果不是丁蒙正在冲击第六个原点,他早就出门了,小秋的源能波动一次比一次强,那种冰系源能散发出来的寒意隔着两层墙壁都能穿透过来,别的不说,只说门板上的草席都罩上了一层白亮的寒霜。

如果不是丁蒙的热力源能阻挡了这股波动,那么身后院子里的老于定会穿上四五件老棉袄裹在被窝里开着暖气御寒。

有必要找这个新邻居谈一谈了,丁蒙作出了决定。

事实上这个新邻居也是一朵奇葩,来到这乡下差不多半个月时间,她基本上就没怎么开口说过话,一副瘦小孱弱却沉默寡言的样子,白天抡着工具拼命干农活,夜间窝在木棚里冥想,对外界根本不闻不问,简直就与真正的农户没有区别。

“嚓嚓嚓。”这不是敲门的声音,因为木棚没有门,只有一帘草席挂在上面,丁蒙拍了拍草席就当是敲门了。

里面的小秋并没有回应,丁蒙索性掀开席子径直而入,迎接他的是一股奇寒无比的能量,就像一团涡流迎面旋向他的脑门。

这要是一个月前他铁定就被连人带席卷了进去,但现在的丁蒙今非昔比,小秋这一掌既出,丁蒙“唰”的一下就退后了五六米,他不愿意硬接也是以示友好的意思。

而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那团冰寒的旋涡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足见小秋的收放水平也不低,但隐隐中的意思是不愿意惊动隔壁熟睡中的老于。

对于这一点丁蒙显得很满意,所以他干脆慢慢的走进去,在草凳子上坐下了。

屋子里没有灯,没有灯自然就没有光线,可是小秋已经下床,站在屋中央狠狠的盯着丁蒙,目光中尽是浓浓的警惕之色。

“别紧张。”丁蒙朝她摆了摆手,“你我都用不着相互隐瞒,我只是很好奇,你之前是不是在Linda系TOP45区荆棘星的单号难民营中呆过?”

小秋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你怎么知道?”

丁蒙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是被送到联邦哪个流放星球的?”

小秋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答道:“K6系,卡特丹星群,奥新集中营。”

丁蒙也在沉默,但他并没有追问小秋是怎么觉醒源能的,也没有问小秋是如何逃出来的,这些问题对他们这种人来说都是隐私中的隐私,你问了人家也不可能回答。

“你成诺星帝国的公民了?”小秋注意到丁蒙上衣的七彩虹标志。

丁蒙摇头:“学院的学生而已,还不是公民。”

“要怎样才能成为帝国的公民?”小秋追问。

丁蒙没有答话,只是盯着她的一双手在出神。

小秋本能的把双手藏在身后,再度恢复了警惕:“你干什么?”

丁蒙的口气冷了下来:“你这双手现在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

小秋的脸色也变了,她也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凌厉的气息从外面传了进来,方向正是老于家的院子。

这一刻,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闪出了木棚,朝院子方向飞奔而去。

归档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