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pp免费下载观看 新闻

“前面就是荆城了。”

姜灼看着远处那个坐落在河流和湖泊中的城池,有些歉意地说道,“还麻烦你们一同前来,实在有些抱歉。”

“无妨,师兄传信说有剑门弟子也驻扎在荆城,正好我们也要过来看看他们。”苏启摇摇头,又颇有些惊讶,“不过这荆城…….比我想象的可是要宏伟许多,看这城墙的气魄,倒更像是东荒第一城了。”

“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大概是因为战事,城墙重新修筑了吧。”姜灼对此猜到了两三分,他看看城池上方,各式极为显眼的战船正飘来荡去,“来的宗门不少。”

“毕竟有天机阁号令,又正值两族大战之时,各大宗门总是要给面子的。”

“倒也是。”

荆城的护城大阵已经升起,来往的人均需要递上文牒或是拿出各大宗门的身份令牌,等守城的将士细细验了,才会将大阵开个口子,放人进来,这一套程序虽不繁琐,但走下来也让入城的速度慢了许多。有人也许会发牢骚,明明这是两族大战,那些能化形的妖族大多都很难掩去那一身的妖气,是人是妖一眼分明,难道还怕有妖族趁机混进来不成?

事实上,确实怕,但怕的不是妖族,而是妖族手底下那些死心塌地的人奴。

这是有前车之鉴的。

大意的城池守军将逃亡的修士放进城中,而混在其中的人奴在夜里暗中破坏护城大阵,放妖族进城的事在历史上发生过数次,已经是凡间兵书上的一大反面案例,没有任何一个合格的将领是不知晓此事的,而此时荆城的主事者又是号称无事不知的天机阁,以及曾在镇妖关坐镇十数年的姜睿,两个老油条放在一起,是断然不会发生那等低级错误的。

排队入城足足花了半个时辰。

当荆城守军看到那面代表着太子身份的金牌时,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万分,不止是惊讶和茫然,还有着淡淡的怀疑和警惕。

初秋快乐乐章纯真迷人

毕竟骊都失守,整个城池都已在阵法爆炸中化为废墟的事已经从妖族那边传了过来,初始的震惊随着时间慢慢变为义愤填膺的愤怒,荆城的士兵心里是憋着气的,一半是源于都城被毁,自家皇帝陛下殉国的耻辱,另一半则是他们突然发现荆城变为对抗妖族第一线时的恐慌。

这使得他们变得异常的多疑和忠于职守。

消息层层上报,守城大将的到来只花了很短的功夫,他远远看见姜灼,便加快了脚步走来,行了军礼,一脸激动地说道,“拜见太子殿……不,拜见陛下。”

他身后的将士们迅速回过神来,齐齐单膝下跪,而城墙上那些早已在关注此事的士兵们也立即跟着大拜,整齐的声音在城墙上回荡起来,“拜见陛下!”

“拜见陛下!”

“拜见陛下!”

士兵们连喊了三声,先是城门附近的,渐渐事情传了出去,在更远处城墙上驻守的士兵也得知了此事,也迅速单膝跪下。

姜灼的脸上最初有一些诧异,但迅速消退,他做了七八年太子,对于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但也是直到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大黎的皇帝,而面前,是他臣子,是他的士兵,是他的子民。

他的身躯更加挺直,他威严地扫视着面前的将士和城墙上的守军,而本来与他并肩的苏启后退了数步。

姜灼的声音响彻城。

“辛苦诸位了,骊都一役,父皇与一城将士齐齐殉国,我姜灼侥幸偷生,但这并不是我姜灼贪生怕死!而是我清楚地知道,这场战争还远远未结束,妖族仍在觊觎着我大黎剩下的国土,也仍在贪婪地窥视着我人族!我活下来,就是为了和妖族打一场赌上生死的战争!胜,我大黎千秋万代!败,我与殉国的将士们齐聚!”

姜灼环视着场中众人,突然微微躬身,“所以今日姜灼要请诸君助我!这一场战争,有劳诸位!”

“诺!”

浩大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而另外三面城墙,也很快传来欢呼声。

一道疾光从城内飞出。

姜睿一身战甲,他惊喜地冲下,狠狠抱住了姜灼,“你这小子!”

“十四王兄!”姜灼也惊叫道,他上次得到姜睿的消息,还是镇妖关被破时,姜睿下落不明,也让他担心了很久。

片刻后,姜睿猛然松开,也躬身行礼道,“姜睿拜见陛下!”

“快起来!”姜灼摆摆手,也赶忙示意所有的将士平身。

“十四王爷。”

苏启从后面走上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苏启……现在要叫八荒峰主了。”姜睿笑了笑,越过苏启的肩膀,看向陆青瓷和赵日月,“倒真是未想到,陆仙子也是剑门弟子,上次见面,还是陆仙子与落凤坡大打出手的时候。”

“十四王爷,很久不见了。”陆青瓷微微行礼,一年前,她曾在在镇妖关中呆了很多时日,与姜睿也打过不少交道,她对这位镇妖关主将倒有着不错的印象。

“哼。”赵日月不满地哼了哼,对被忽视表达了不满。

“小丫头你也是神念境了啊。”姜睿眨眨眼。

“你才是什么小丫头!”赵日月挥了挥拳头。

“喂喂,要聊天去城里聊好不好,你们后面可还排着队呢。”

一声调笑在姜睿身后响起,苏启看过去,眼角狠狠地抽了抽,李扶摇蹲在城墙根上,一手正挠着大腿,似乎很痒的样子,另一手不知刚才摸了什么,黑呼呼的,正用力在城墙上蹭着。

“你……干嘛呢?”

李扶摇一脸悲愤,“乃乃的,魏浓妆那女人心肠歹毒,竟然在窗户上涂了药,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怎么擦都擦不掉!”

“窗户……”苏启翻了个白眼,“你扒人窗户是想做什么?”说着,苏启似乎发觉有些不对,那黑色的痕迹好像正顺着李扶摇的手一点一点向上爬。

现在已经爬到了脖子上了。

但李扶摇好像还未察觉,仍在诅咒着魏浓妆。

苏启指了指李扶摇的脸,犹豫着说道,“那个……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它……好像扩散了。”

赵日月立即一脸坏笑地递了面镜子过来。。

李扶摇揽镜自照。

片刻后,一声凄惨的大叫响彻南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