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兴影视最新版下载ios

,精彩免费!

秦雪早上起来的时候,没看到邵怀明,也不知道他走还是没走。

但是客厅垃圾桶里,好多烟蒂。

她走到了主卧,敲了敲门。

“星辰?醒了吗?”

里面没有什么动静,她刚转身,房门就被打开,是邵怀明,依旧是昨日的一身,只不过经过一夜,褶皱又颓然。

虽如此,可是邵怀明那修长的身躯和帅气冷峻的脸庞,依旧掩盖不住。

秦雪暗暗扯扯嘴角,“要走?”

邵怀明低沉开口,“不。”

秦雪耸肩,没说什么,去了厨房,煮粥,然后去洗把脸。

等她收拾完,还没去上班的空挡,看着坐在客厅里的男人,还是忍不住,想要跟他说几句话。

秦雪站在一旁,也没有坐下,只是双手抱在胸前,眼神不善。

樱桃小嘴少女树林里清纯甜美写真

“邵先生,我话说在前面了,你跟星辰,如果不想过下去,就提前说,省的彼此浪费时间。我会是她的离婚律师,你要是想要从星辰这里骗什么的话,门都没有。若是浪费时间,想要欺骗星辰的感情,那么,我会让你输的连裤子都没有。”

这般警告,对上邵怀明深沉莫测的黑眸,一瞬间僵硬住。

但是,该有的态度她还是有。

她梗着脖子,冷哼了声,转身拎着包走了出去。

关上门,秦雪长吁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嘴里嘟囔着:“什么男人啊?吓死了……横什么啊?谁给他的底气这么横?”

当然她也不知道邵怀明到底哪儿来的底气。

许星辰是差不多快中午的时候才醒来,刚睁眼,一阵头疼袭来,她有些不舒服的皱眉,按着太阳穴,缓缓坐起来,靠在床上,揉着额头。

意识渐渐的回笼,她忽然不顾自己头疼,直接下床,出门……

“怀明?”

许星辰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靠着靠背,闭着眼睛,侧颜清冷。

听到她的声音,这才缓缓的坐直,转头,去看她。

许星辰的心,被他如深海幽邃的眸子抓住。

“怀明……”

邵怀明微微开口,声音有些暗哑。

“过来。”

许星辰立刻笑了起来,小跑过来,坐在了邵怀明旁边,目光灼灼,闪着笑意,看着他。

这一刻,她什么头疼不适都忘了。

邵怀明没说什么,只是黑眸扫过她光着的小脚,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在了腿上坐着。

一手梳理着她的长发,一手按着她的小腿,脚趾,这样似乎能给她冰凉的脚趾带来温暖。

许星辰又被邵怀明给安抚好了,昨天的所有不愉快,委屈,这会儿,她觉得那根本没有什么,都过去了。

现在邵怀明对她这么好的样子,好像也有些温柔,她就已经不计较所有了。

许星辰乖乖的,看着邵怀明,精致的小脸儿,明眸皓齿的样子,着实是个陷入爱情的傻姑娘而已。

邵怀明在她灼灼目光中,不由得勾唇,低头,含住了许星辰的小嘴儿,缠绵柔吻着,不似以前的凶猛,竟然带了几分柔情。

许星辰不自觉的抱住了他的脖子,投入这个吻。

好一会儿,她被放开嘴唇之后,忽然意识到,她昨晚迷迷糊糊的没刷牙睡觉,尽早起来也没有刷牙呢。

而后,许星辰窘的立刻脸红,捂住嘴,眼神闪烁着,声音被闷在了掌心里。

“我没刷牙呢……”

邵怀明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我也一样。”

许星辰这才放松,眼睛眯眯的,显然是笑了起来了。

放下手,她还没说什么,邵怀明拍拍她的后背,“去洗脸,换衣服,我带你出门。”

“啊?”

她没反应过来。

邵怀明又似哄她的样子,“乖~”

许星辰就这么懵呼呼的,转身进了洗手间,收拾自己了。

两人在半个小时之后出发,邵怀明换上许星辰专门带来给他的新衣服。

他们下楼,已经有一辆看起来普通的大众汽车停在楼下。

“邵……哥,”

开车的人,赶紧下车,过来,叫了一声。

而邵怀明对许星辰解释:“我的朋友,今天开车带我们去玩。”

“哦,嫂子,你好,我是何青云,您叫我青云就好,我是邵……哥的朋友。”

“你好,青云,今天麻烦你了,谢谢您了。”

许星辰客气的道谢,而何青云真的有点尴尬的笑,不敢废话,赶紧让他们上车。

何青云从上车之后,就不太说话了,显得很沉默,许星辰暗暗的戳了戳邵怀明,她觉得麻烦人家已经是不太好了,可是这位何先生还不太爱说话,她是想要让邵怀明缓解一下尴尬气氛。

可是,邵怀明根本不在意,抓住了她的手指,开口道:“想要什么礼物?”

许星辰立刻摇头,“不要了,生日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也不缺什么啊!”

邵怀明看着她真诚的星眸,是真的没有勉强。

他也只是应了声,“嗯。”

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许星辰的手背,“想去哪里?”

许星辰想了想,“其实我在燕城读了四年,基本上燕城好多地方都去了,要说想去的,我想到了一个地方。”

“那就去。”

“好,何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去燕子巷吧。”

何青云立刻回答,“是。”

这回答,许星辰听着有些想笑,对邵怀明使眼色,总感觉这位何先生,像是太客气了。

许星辰的小眸和故意的挤眉弄眼的样子,邵怀明还是没有忍住,低头,又啄了啄她的嘴角。

“唔……”

许星辰被邵怀明突如其来的亲吻,弄了个大红脸,娇嗔的瞪了邵怀明一眼,这还挡着人家何先生的面呢。

邵怀明完不在意,许星辰也没有发现,其实,这个车里面,最煎熬的是何青云呢。

他作为邵三爷的属下,平时面对三爷已经够谨慎紧张了,如今,还有假装所有,不能在这位许小姐面前穿帮,他才是最要命的。

何青云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

燕子巷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巷,这里人来来往往的,里面是一条很有艺术气息的巷子,开着各种小店。

其中一家小店,许星辰拉着邵怀明走进去,地方不大,很拥挤,但是她还是跟邵怀明乖乖等着,等人空出来,她赶紧拉着他坐下来,将信纸和笔交给了他。

“来,写信,给谁写都行,给任何时间段的人写都行。等日后,想要看了,我们来取,或者寄到我们家里,都可以的。”

邵怀明微微挑眉,许星辰也不隐瞒。

“我要写给你,写给……一年后的你。你呢?”

邵怀明没有想到,许星辰笑笑,“好啦,你先想,我写了,不要偷看啊!”

她似乎迫不及待,直接下笔,好像有很多话要写的样子,身子微微侧着,不想要让邵怀明看见,写着写着,不知道写到了什么,忽然笑了笑,然后抬头,邵怀明已经低头,握着手中的中性笔,安静沉稳的,写着。

他冷肃的侧脸,如刀削般,线条英朗,俊美,大手青筋微微凸起,握着笔的样子十分好看。

黑眸深邃中,垂眸的眼睫,又长又浓密,许星辰看着就看入迷了。

直到邵怀明侧头看过来,她才不好意思的赶紧收回目光,小耳朵隐隐的发热。

邵怀明不知道是不是笑了下,许星辰低头赶紧继续写。

二十分钟之后,两人拍了照,看着信被收起来,许星辰的心情更好了。

跟着邵怀明出去之后,便在这条小巷里走了走,随便逛了几个小店。

许星辰还是很好奇,“怀明,你写给谁的?是给我的吗?还是写给你自己?几年后的你自己?”

邵怀明没有回答。

许星辰嘟嘟嘴,放弃。

但是她真是好奇,心痒痒死了,在哪里皱着小眉头,思索的样子,都落在了邵怀明的眼里。

邵怀明眼底闪过一抹笑,依旧是任凭小女人自己乱猜,自然不会说的。

中午的时候,邵怀明让何青云送他们去了一家比较低调的私房菜馆。

两人坐在菜馆里,每个小房间,用帘子半遮着,透明也模糊,稍微有一定的距离,不大声也不至于听到别人谈话。

私密性不多好,但是菜是真的很好。

许星辰每吃一样,都像是吃到了惊喜一样,惊喜的光芒,闪烁着,小脸儿上,丰富的表情,还有点小激动。

“怀明,这个好好吃,快尝尝……怀明,这个也好吃,来,我给你夹,还有那个汤……”

她尝了之后,好吃的,都先给邵怀明挑过去,而邵怀明也并没有嫌弃她的筷子口水,对她这样的主动喂食的行为,甚觉新鲜。

“碰!”

有人的声音似乎有些重,有些不高兴。

“我的祖宗啊,你小点声,”

“怕什么?你还怕人知道?放心,这里不可能有记者进来的,这家店是会员制的……”

“我知道的,可是你别这么生气了,生气容易长皱纹。”

“我能不气吗?三爷他……”

那边压低了声音,听不到女人说什么。

许星辰听着这声音有点熟悉,对着邵怀明挤眉弄眼的笑笑,好像不小心听到了人家说话,不好意思一样,压低了声音,起身去坐在了邵怀明身旁,跟他咬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