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视频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shuhai(书海阁拼)找到回家的路!

自从宋家的节礼送来之后,思其就一直闷闷不乐的,不知道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

当时她以为是为了思瑶好,让思瑶正视自己的内心,可是却没想到之后,宋云轩难不成真是那样的人,当初只是玩玩而已,和思瑶眉来眼去的就是为了一时快活,根本就没有想过以后?

她总觉得宋云轩不会是坏人,可是也没有人跟她保证过,现在还真是说不准了。

思瑶虽然没有说过什么,可是看得出来,她还是很着急的,这一回宋家送节礼过来,思瑶想问些话,却又一直犹豫,到最后也什么都没说,这时候思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想了两日,她下定了决心,不管了,要是明年还没消息,她就亲自到府城去。

就算是找不到宋云轩,还能找到宋云馨呢,他是馨儿的亲哥哥,她肯定知道该怎么联络的,总要问个明白才行。

已经过了腊月二十了,宣氏也快要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林长源还得往县城去一趟,送一批货过去,顺便再把他们给接回来。

上次送了瓜子到县城去,一直就没再去过了,瓜子到底是怎么定价钱的他们也没去打听,这回去了正好就知道了。

家里事挺多,思其也就没跟着去了,林长源一个人去的,这一回去了三日。

回来之后林长源笑意盈盈的跟林德正和吴氏说,“爹娘,咱们家这回可好了,进了不少银子呢,您猜猜那瓜子卖了多少钱一斤?”

吴氏正在纳鞋底,闻言就放下了手里的活儿,想了想,“三十文?”

泛黄银杏林美人冬日心语

她都觉得这个价钱挺高的了,长生果也没有卖到这个价钱啊。

林长源摇了摇头,也不让他们猜了,直接说道,“卖了五十文一斤,这价钱可实在是太高了。”

这下子一家子都震惊了,竟然那么值钱,这会儿也不忙着干活儿了,大家都到上房来听林长源说。

林长源笑呵呵的说道,“宋家姑父说了,这东西味道好,好多人都抢着买呢,平民百姓是买不起的,买这个的都是大户人家,咱们只有那几百斤的货,县城那几家大户都买了一些回去,剩下的他放在了府城相熟的人铺子里卖,没多久也就都卖出去了。”

“现在这瓜子的名声也响亮起来了,连带着长生果都更加好卖,来年咱们家种出来的东西可真是不愁卖了,现在我都觉得那座山不够使了,其儿说这东西必须得向阳,一直晒着太阳才好,可还得种棉花,唉,真是不知道该忙哪头才好。”

林德正自然也高兴,这会儿笑着点了点头,“好好,能卖钱就好,咱们也别慌乱,能种多少就种多少吧,贪心不足知足常乐,能挣这么多钱已经是没想到的了,还贪得无厌啊?那没好处的。”

“依我看咱们就好好打理这座山,也把自己家的地给经营好,将来要是能买地,再花银子买些地回来,这样子咱们家就算是起来了,好啊,我以后到了地下有颜面见列祖列宗了。”

吴氏直接拍了下桌子,瞪着他说,“大年大节的,你在这儿说这话做什么?这话不吉利,可把你那嘴给闭上吧,别说这些。”

林德正笑着说,“好好,你说的对,是我不该念叨,我这心里高兴啊,谁成想我到了这把年纪,还能看着家里起来呢?”

吴氏也笑了,“家里起来那是咱们这些孩子能耐,子子孙孙的,个个都能耐,还是有福气呀,算命的就说我是有福气的人,这话果真不假,这几年可真是好,银子有了,地也有了,孩子们也都好好的,老二老五也都娶上媳妇儿了。”

说起这个,吴氏赶忙跟宣氏说,“老三媳妇儿,你快跟老二媳妇儿说说话,就你还没见着了,她比你年岁小,可你还得叫声嫂子,你们两个心里别别扭才好。”

宣氏笑着说,“不会的。”

她转过身朝着秀容见礼,喊了声二嫂,秀容比宣氏要小好几岁,这会儿受着她的礼,倒真是有些手足无措了,可是她又的确该这么叫,还是先习惯起来吧。

“弟……弟妹别客气。”

这下子一家子就张罗着过年了,等着林长青夫妇回来,遗憾的是梦珊和陈平回不来,陈平去了个小地方做官,这年节下有些走不开,回来一趟也艰难,干脆就不回来了,估计要好几年才能见着面。

没想到腊月二十五这一日林家人再次见到了吴知县身边的那名随从,叫吴霆的,他穿着简单,就只有一个小厮跟着他,两人拿来了些京城的特产。

“这是大人让送来的,都是一些特产,吃的玩的,你们尽管收下就是,这是大人的心意。”

林家人顿时手足无措了,宋家送来东西那是因为宋家两个孩子和林家的孩子们玩得来,算是朋友,而且都送了好几年了,林家也有回礼,也都习惯了。

可是这吴知县不一样啊,那是父母官,年节下送礼品过来,他们当真是担待不起。

林德正赶忙让准备了丰厚的回礼,稀罕的东西都得拿上,自家留了些瓜子过年吃,也拿上了一小半,还有腊肉腊肠什么的,都少不了,就这些林德正还觉得不够呢。

宣氏前两日刚回家,做好了些鹿肉干,也拿了一半让吴霆带回去。

他们盛情难却,乡下人实在淳朴,吴霆不收根本就走不了,最后只能把那些东西都拿回去了。

吴知县却很是受用,回去之后并没有让下人打理,而是自己摊开来样样看过,稀罕没见过的东西,先吃一吃再说。

吃过了一个劲儿地点头,“不错,这礼送的不错,换回来这么些好东西呢。”

吴霆惊得直抽抽,“老爷,原来您是想换一些好东西回来啊?”

吴知县看了他一眼,“谁说的,我是那种人吗?我当真想送他们些礼物罢了,他们家可帮了我大忙啊。”

吴霆看了眼桌子上的那些东西,吴知县嘴里还咬着一根鹿肉干儿呢,摇了摇头,“这些只是意外收获罢了,你也拿些去吃,剩下的拿给几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