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appself

距格兰自然科学院数十公里外,一片正在被人工大规模改造为湿地的沙丘上,站着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在顷刻间释放出自己体内森寒刺骨法则气魄后,天空一队废土迁徙飞行魔兽,仅仅发出“呱呱”叫声,便纷纷一头从天空栽了下来,砰砰砰砰摔在沙丘上。

这些魔兽,似乎是从一种迁徙雁类生物变异而来,身体上缭绕着一层鬼火般的幽绿磷光,头上3~5只不等的眼睛颜色不同,看起来神秘狰狞,胸口上竟同时有两颗心脏在跳动,为它们提供强劲的生命动力。

噗噗噗噗。

受到空气中的修罗法则影响,这些诡异魔兽心脏竟然同时爆炸。

从体内溢出淡红色血气,向人影所化无形旋涡涌去。

人影的双眸,眺望向远方,那座高塔楼宇林立的现代化城市。

“不愧为格兰自然科学院,能在修罗之力下仍然保持清醒的人数,也要远远超过其他学院,看来这片偏偶边陲贫瘠之地,确实已经开始逐渐超越中土之地了,真是不容易啊。”

在此刻修罗道眼中,生物气血能量体就仿佛清晨叶片上的露珠。

这些露珠是他修罗道所需的重要能量。

只是如今的他,实力早已登峰造极,即使是在万年前探索者时空要塞各大统领全盛时期,也足以担任一方大统领职位了,已经不再需要这些低劣材料补充。

与此同时。

大美女泳装写真性感全集

格兰自然科学院内,雷洛感受着四面八方那近乎与无穷无尽的压迫力,宛如实质一般铺天盖地袭来。

极度粘稠,那似乎是远比金属更加坚固的法则气息!

深吸口气。

雷洛双眸瞳孔渐渐收缩,他所看到的,则是遥远方一股无比粘稠的血气,宛如一个择人而噬的可怖凶兽,正在嚎啕咆哮,似要将这里所有生物的气血从体内吸出来,因此才会产生这般如同实质性的压迫。

“他来了。”

雷洛喃喃叹息后,默默看向房间内的两人。

奥恩早已冷汗淋漓,身体不断颤抖着、挣扎着,处于意识即将被被冻结的边缘。

好在随着高塔能量之源受到外界刺激的高功率启动,伴随着阵阵嗡鸣声,四面八方墙壁上蚀刻的亿万符文渐渐开始耀眼,抵消着入侵之力,奥恩终于渐渐摆脱危急,大口喘息起来。

另一边无名则要好许多,仅仅只是脸色苍白,正满面恐惧之色看向雷洛,艰难吐出几个字。

“古欧洛拉人?”

显然,他已经知晓星幕之地人类的历史秘密。

“嗯。”

雷洛凝重回应后,便要跨步离开房间。

奥恩艰难抬头,看向雷洛,阻止道:“不论是谁,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你这样过去万一发生无法预估后果,格兰各学院现阶段还不能承担失去院长的后果,废土之地学者们更不能在这百废待兴初期,失去秩序基石守护者,我这就召唤……”

“不要再说了。”

雷洛毅然道:“我会妥善解决这件事的。”

雷洛何尝不是无法这百废待兴格兰自然科学院受到破坏的后果?

“咦?”

正在这时,这股近乎于实质的压迫性气息,竟然在翻江倒海般的汹涌激荡中,渐渐聚集于一团。

它似乎发现了什么,宛如雷洛投影化身一般,由无形的气态聚为粘稠的液态,形成了一个宛如熊熊燃烧的血色人影。

血色人影足足有四五十米高度,身体忽明忽暗的扭曲着,形态飘忽不定,渐渐飘向空中,几个挡在面前开启真身示威警告的小不点,被巨人一阵血色飓风轻易拂开,随即它一跃而起,咚的一声,趴在了高塔塔顶。

巨人脑袋向一扇窗户不断靠近。

这只血色巨眼,透过窗子上密集符文,窥向塔顶内的实验室,宛如恐怖噩梦中的画面。

房间内的三人,纷纷转身,看向这只血色巨眼。

实验室内,恐怖的压迫力下,茶杯和各种玻璃器皿不断高频震动着。

轰,轰,轰,轰,轰……

以格兰自然科学院如今的实力,即使是一位五级生物入侵,也已经有了相当的反击之力,剧烈爆炸声连绵不断,巨人一阵愤怒咆哮,短暂回过头。

很快,伴随着一声声无力哀嚎,爆炸声渐渐衰弱下来,直至消失。

窗子被巨人所挡,没人能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嘭。

办公室大门被两位闯进来的守护者推开,一男一女两位老者,瞬间出现在雷洛左右,看向窗外这个血色巨人。

老头默念咒语,身体伴随着体内磅礴能量激荡,渐渐飘浮起来,双手十指朝巨人之眼连点,青黑色符文纷纷一闪即逝,向之射去,似乎蕴含着某种玄妙的力量,刺激禁制之力。

老太婆则伸出五指,朝着面前虚空一抓,“嗡”的一声,宛如抓住了什么虚无之物般,随着她双眸内敛精芒爆睁,一声与她年纪不符的尖锐咆哮后,枯老手掌做出向回抓扯姿态,仿佛一个虚无之物被她硬生生抽出来了一样。

“这是……灵魂袭击!”

不愧为无名。

他在稍怔后,一眼便看出来这个不起眼老太婆的手段,赫然是直捣灵魂的恐怖学术,并似乎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化腐朽为神奇境界。

她不但轻易摆脱了法则之力压迫,更能够进行灵魂意识层次上的物理形态反击,格兰自然儿科学院竟然有这种程度的学者甘愿作为一位守护者,默默无闻终日看守塔顶,他不仅为自己之前没有贸然与这两位守护者产生冲突而庆幸。

然而。

嘭!

伴随着血色巨眼瞳孔骤然一缩,伴随着惊涛骇浪般的爆破冲击力,符文层层密布的实验室窗户剥离,蓦然炸碎。

破碎的玻璃残片伴随着冲击波,仿佛顷刻间掀起了十二级大风,每一片玻璃都蕴含着致命的力量,与这道宛如实质的冲击波一同,将老头灌飞。

另一边。

老太婆则更加不支,不但先前被拖拽出来的灵魂丢失,她自己更是一声哀嚎,从耳朵、眼睛、鼻子、嘴巴冒出一股股血气,涌向血影巨人,仿佛要将她的身体彻底抽干一般。

如此。

原本要先一步救下老者的雷洛,在见到这边的致命危机后,一个闪身,单手按在了老太婆后背,伴随着庞大精妙的引力法则灌注,原本即将被抽干的老太婆,飘出身体的血气竟又纷纷被雷洛强行吸回体内。

她干瘪身子也终于重新恢复了一丝血色。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血色巨人残暴冷笑,不再出手。

它威胁道:“你也不想让这里成为我们之间万一谈判崩裂后的战场吧?不过你小子果然有些门道,这次啊过去了多少时间,竟然能走到这一步,法则与意志开始统一了……”

“我去找你。”

雷洛也不废话,将虚弱的老太婆放下后,冷冷道。

对方显然是在担心学院内的能量之源以及多年经营后的种种底牌手段,自己又何尝不担心这里可能遭受到的破坏。

血色巨人冷笑。

那只和窗户一般巨大的血色巨眼瞳孔缓缓一转后,竟突然盯上了无名。

老者只觉得身体一震冰寒,他虽是星幕之地教廷通缉的有名魔头,但和眼前这位真正的魔头比起来,就实在不值一提了。

这可是曾经和光明造物主同一时代的神话级存在啊!

巨人森森道:“梦咒师就是通过你,暗中联系的海耶斯,联系到的延续者吧?好一个盗梦者!”

巨眼一瞥,看向雷洛。

“记得把他也带来。”

随即巨人重新化为雾气,渐渐消散。

踉踉跄跄,守护者老头再也坚持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跌跌撞撞跌倒在地上。

雷洛没有时间关注办公室内损失的几个装饰性标本。

他大步来到窗前,凝望向高塔前的硕大广场,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大大小小十几具干枯尸体砸在地面,坚固的大理石石板上砸出了一个个陨坑,真理之树42的投影,赫然也在其中,宛如抽干水分后的枯萎干木,坠落在一个直径十余米的陨坑中心。

其余之人,雷洛也都或多或少面见过。

他们可都是学院的中坚精锐!

更远方街道。

数以万计的居民则因为法则之力昏迷,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此刻死寂得可怕,不知要多久,这些居民才会在法则冻结灵魂后苏醒,空中甚至发生了几起气球飞艇碰撞事件,好在没有酿成更大的惨剧。

“你要去哪?”

突然,雷洛侧眸,看向无名。

“咒师提过他,他就是地狱使,恶魔小喇叭,《圣典》中的堕落血天使,和造物主一样的八翼天使!这种怪物,就算我去了也不会改变什么,我不会陪你去送死,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他的恐怖!”

关于《圣典》中的神话故事,雷洛自然相当熟悉。

“你已经没有选择,必须要和我一起去。”

雷洛缓缓转身,看向无名,森冷幽幽道。

无名停下脚步,面色森寒。

“我要是说不呢?”

蓦然,他的额头上,第三只眼睛睁开,森冷的盯着雷洛。

如今的他,已经能够纯属利用这颗古老遗迹圣眼了。

“古兰魔眼?”

被这颗诡异之眼盯着,雷洛很不束缚,就好像被一头沉睡万年的凶兽盯住一样,随时可能暴起而击。

但,也仅仅只是不舒服而已!

无名威胁道:“让我离开,我不会为难你,你想去面对他就自己去吧,我绝不会去阻拦,我的事你也不要管,我绝不会陪你去送死。”

“绝不会为难我?”

雷洛闻言,一声冷笑,悄然挥手示意一旁奥恩将两位守护者护送离开。

“且不说你的魔眼,并非古兰文明传说中的三大魔眼之一,仅仅只是一颗普通魔眼而已,就算是三大至高魔眼之一,在这里,我所掌控的能量高塔内,在我的星体真身之下,你也没有任何机会,这里是一个新兴文明冉冉崛起的中心。”

咻。

突然。

青芒一闪即逝,目标直指奥恩搀扶的两位守护者。

“找死!”

雷洛见此,来不及多想,身形一闪即使,后发先至出现在青芒之前,随着光与暗的骤然扭曲,青芒被光暗旋涡死死卡住。

再看之下,赫然是一柄轻如蝉翼利剑,受到引力法则束缚禁锢。

“嗯……”

雷洛悄然一声闷哼,低头望去,赫然是刚刚仓促应战的猝不及防下,禁锢之手被这柄利剑悄然斩开,投影之力所化手指,竟仿佛没有任何防御般,轻飘飘落下。

“暴风造物!”

这柄飞剑,正是当初开启古兰遗迹暗黑魔眼的钥匙,四柄造物之剑中的一柄,据雷洛所知,也很可能是另一个曾经在历史上昙花一现强悍文明的遗留。

没有想到,对方驱使这件宝物,竟然已经到达如此程度,就连雷洛的投影在这件造物之剑面前,也如同薄纸,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可言。

噼里啪啦!

几次抽回暴风造物不成,始终未能脱离雷洛的引力法则禁锢,眼见雷洛即将反扑而来,又想到那个随时可能赶来的老怪物,无名不再犹豫,他赫然脚下雷光一闪,不顾一切冲出窗外。

“想走!?”

实验室内的光与暗骤然扭曲起来。

四层引力法则之力下,办公室内支离破碎的垃圾骤然向那颗奇点汇聚而去,并在那恐怖的引力法则下,瞬间塌缩成了一颗仅仅婴儿拳头大小的超高浓缩物质,“咻”的一声,一闪即逝向逃亡的身影袭去。

嘭!

冰霜造物被巨力弹飞,一个盘旋后追上了人影,继续向远方逃去。

而这颗仅仅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物质,则“轰”的一声,坠向广场大理石地面,广场坚固石块宛如蜘蛛网般龟裂开来。

这时。

终于暂时困住制服暴风造物的雷洛,才飞出窗外,看着已经飞出几百米的雷光,似乎再要几个闪烁就彻底逃离的身影,早已处于极度愤怒状态的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伴随着日月双瞳的疯狂旋转,一声惊天动地咆哮。

“吼……”

雷光电影中,无名听着身后的愤怒咆哮,脚下雷霆造物之剑速度不禁更快了一些,他眺望了一眼四面八方正在由远及近围过来的身影们,他们都是格兰自然科学院的强者,能够挣脱五级生物法则之力灵魂压迫的强者,即使是他也必须谨慎面对。

“这么多!”

即使是他,也被格兰自然科学院如此庞大数量强者惊了一下,赶忙规划起自己的逃跑路线,这种仿佛捅了马蜂窝一般的感觉,可真是不好受,早知道就不这么着急回来了,还跑到这个鬼学院送死。

“你,往,哪,跑!”

森寒的声音,蕴含着压倒性气魄,突然间感受到异常状态的无名蓦然抬头,伴随着难以置信的一幕,它的双眸瞳孔骤然一缩,甚至连脚步也不禁停了下来,露出了震骇夸张的表情。

四面八方支援来得学者们,也纷纷抬头,露出了不可思议表情。

“糟了,是院长了!”

阿耐摩和囚道一同,此刻当老太婆抬头后,看到了如此震骇一幕,苍老面庞上顿时血色全无,回忆起了属于年前,死亡深渊上空的一幕。

“这……就是院长的真身之力!?”

囚道抬头仰望着高空那颗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脸,那股压倒一切的星体引力与辐射毁灭气息,倒吸了一口凉气。

恢复更新

家里发生了一些事,今天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