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和富二代一样的app

作为资深政客,霍华德·贝克和里根同学都没有做声,默默的消化着陈耕这番话里面的信息,实在是太惊人了,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戈尔巴乔夫这家伙竟然愿意削减苏联的核武器库!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这也正常,经过近三十年的疯狂扩充,美苏两国的核武器库已经足以将地球重启上千次,这对于对手而言固然是一种强大的威慑,但同时,这种“过饱和”的核武器库状态在实际上也远远超出了实际的需要:被毁灭一次与被毁灭1000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么?难道被毁灭了一次的人还能重生、复活?

而且,如此规模庞大的核武器库,非但不能增加国家的安,反而会加重各自经济上的负担,身为美利坚的总统,里根同学自然知道美国每年花在核武器库方面的维护资金是多少,这还是维护资金,此外还有更新核武器、研发新型核武器方面的费用,这些费用加起来,每年都是一笔庞大的数字,如果将这个数字削减一半,不,哪怕是削减三分之一、十分之一,对于美国经济的压力都是一个极大的减轻。

“美利坚对于维护世界和平的意愿,向来是矢志不移的,”片刻之后消化了陈耕这番话里面的信息,里根同学终于开口了:“如果戈尔巴乔夫先生愿意和美利坚一起为世界的和平而努力,我个人非常高兴戈尔巴乔夫能够来白宫做客。”

陈耕明白里根同学的意思,立刻表示:“我会将您的善意转达给巴尔巴乔夫先生,并且我坚信戈尔巴乔夫先生对于您的善意,也一定会给予善意的回应。”

这就是向里根承诺,自己会充当两人之间联系的桥梁了。

对于陈耕的这番承诺,里根非常满意,当即也投桃报李的表示:“费尔南德斯先生,您所做的这一切对于维护世界的和平有着非常巨大的意义,我无法形容对你的感激,但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会尽我所能的为您提供方便。”

言外之意,只要你能帮我度过“伊朗门”的这道坎,咱们就是兄弟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能帮忙的我肯定帮。

陈耕要的这个效果,他当然没指望里根同学对自己大开方便之门,那也不现实,但只要能够让里根说出这种变相等于“我欠了你一个人情”的话,就值了——反正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

从小会客厅里出来,凯莉·希克斯、斯坦森、拉莱福特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看到陈耕,他们齐齐的上来打招呼:“boss。”

“大家好。”陈耕点点头。

气质美女森女系装扮迷人电眼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身为陈耕的安主管的斯坦森,不等陈耕开口就主动说道:“boss,您的车队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好的。”陈耕应了一声,同时看向一旁的霍华德·贝克。

知道陈耕这眼神是什么意思,霍华德·贝克主动道:“我们的那位苏联朋友,就在外面等着您。”

陈耕有点担心:“你们没对我们这位苏联朋友做过一些……嗯,贝克先生,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也是自己带来的,如果被美国的情报部门一顿“好好地招呼”,自己的面子上多难看?

霍华德·贝克当然明白陈耕的意思,无非就是联邦调查局有没有对原力山大·霍尔姆多罗夫做过一些什么“不太友好”的举动,他肯定的道:“当然不会,既然霍尔姆多罗夫先生是跟您一起走正规程序来到的美国,只要他没违反美国法律,我们就不会对他做什么,刚刚霍尔姆多罗夫还非常开心的品尝了我们的咖啡和牛排、甜甜圈。”

意思就是直接把亚历山大·霍尔姆多罗夫送到了一个接待室里,好吃好喝的供着,就是不让他接触任何人呗。

陈耕松了一口气。

虽然白宫里能够让人看的其实也没什么保密的,但哪怕白宫已经定期向公众开放呢,以冷战期间那近乎神经质的对对手的防备,亚历山大·霍尔姆多罗夫也没可能踏入白宫的大门,对此,陈耕表示完理解,这太正常了。

让陈耕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车队刚出白宫,车载电话就响了起来,凯莉·希克斯接起来说了几句,随即诧异的递给陈耕,小声的道:“是塞缪尔·斯金纳先生打来的。”

同时,凯莉·希克斯小声的提醒陈耕:“斯金纳先生是布什副总统的办公室主任。”

这通电话是老布什同志的办公室主任给自己打来的?

陈耕有点惊讶:那岂不是就意味着这通电话十有**是来自现任美国副总统老布什同志的授意?

是的,现任美国副总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人:老布什同志,没错,就是小布什同志的老爹。

惊讶归惊讶,陈耕还是很快接过了电话:“斯金纳先生,你好。”

“费尔南德斯先生你好,”电话里,塞缪尔·斯金纳很客气的道:“您现在方便吗?副总统先生希望和您见一面。”

布什同志希望和自己见一面?

陈耕心中有些诧异:怎么着?你老布什专门安排人在白宫门口蹲着吗,看到我从白宫里出来之后就立刻给我打电话了?否则怎么会这么巧?

心里头在犯嘀咕的同时,陈耕嘴上答应的飞快:“这是我的荣幸……现在吗?”

“如果您现在方便的话,”塞缪尔·斯金纳道:“副总统阁下现在正在官邸等着您。”

陈耕:“……”

老子还能说什么?你丫都在官邸等着了,我能不去吗?

再怎么是“备胎”,那也是副总统好不好?

他痛快的应了下来:“ok,我马上过去。”

陈耕的整个通话过程,程没有避着亚历山大·霍尔姆多罗夫,所以这家伙听的眼睛都直了:刚来美国,美国的总统和副总统就争相要和费尔南德斯·陈见面?!这个家伙在美国的能量到底有多么庞大啊?

……………………

车队随即转向,向天文台环路1号驶去。

就是亚历山大·霍尔姆多罗夫同志有点可怜,被陈耕半道甩下了——陈耕去见副总统阁下,当然不可能带着他——陈耕让斯坦森安排了一个人,陪着这可怜孩子在华盛顿四处走走、转转,等自己从布什同志哪儿回来了,大家一起再搭乘私人飞机回底特律。

很多人都会下意识的以为副总统也是在白宫办公,这其实不对,虽然副总统是总统的“备胎”,但这个“备胎”是一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转正的备胎,也是有备胎的尊严的,自然,也就有备胎自己的官邸。

只是相比于建筑面积高达5100平方米的白宫,副总统官邸的建筑面积只有850平方米,非常符合在美国,副总统是总统的“备胎”的形象。

那么副总统的官邸在哪儿呢?

当然也在华盛顿。

白宫位于华盛顿特区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而副总统的官邸叫做“美国海军天文台一号楼”,门牌号为天文台环路1号。

当然,身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头号“备胎”,白宫里也少不了一间副总统的正式办公室,而且就在白宫西翼的西头,和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只隔几个房间,但通常情况下副总统一般不会去这个办公室,都是在自己的官邸了办公——这也可以理解,就算是备胎,那也是有备胎的尊严的,更别说当今世界的头号备胎。

老布什同志对于陈耕的到来给予了高度重视!

重视到了什么程度呢?

老布什同志和他的妻子芭芭拉·布什亲自在官邸门口等候和迎接陈耕一行,看到陈耕,布什同志很客气,一点没有摆副总统的架子,热情的和陈耕打着招呼。

老布什同志超乎寻常的热情,让陈耕心里有些受宠若惊:这老兄不但是现任美国副总统,同时也是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啊,而且这老兄生了一堆的好儿子,其中有个儿子是下下下任的美国总统……

但他心中更多的还是警惕!

俗话说的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家伙对自己这么热情,他所求的是什么?

双方进了主楼、一番寒暄之后,老布什终于透露了他将陈耕请来的意图:“费尔南德斯先生,您对明年的美国大选怎么看?”

明年的美国大选?

陈耕顿时恍然:布什同志请自己过来,原来是为了明年的总统大选、寻求自己的支持?

这就可以理解了。

明年就是美国的大选年,虽然按照惯例,要到明天的2月份才会进入大选的初选,但现在开始,两党内部一些比较杰出、认为自己有一定胜算、有志于竞争美国总统宝座的资深政客已经纷纷开始冒头,比如现任马萨诸塞州州长迈克尔·杜卡基斯,现任田纳西州州参议员艾伯特·戈尔……

而身为现任副总统的老布什同志,也在此前高调宣布了要参加明年的大选。

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陈耕当即痛快的表示:“在诸位已经公开宣布要参加明年大选的候选人当总,我最看好的就是布什先生您。”